睡个安稳觉本是平常事,可最近一年却成了海联路街坊们的愿望,只因家的对面有一家KTV。KTV营业至凌晨两三时,离场顾客的嬉闹让20米外的居民夜不能寐。关窗、戴耳塞是“必备动作”,打过110,也扔过自制“水弹”,可消停不过两三天。KTV负责人表示会增加代打车服务,以缩短人群滞留时间。

走进海珠区海联路社会主义学院宿舍的黄伯家,阳台对面不到20米处就是名为“必爱歌”的KTV。KTV营业至凌晨2时,每天深夜12时至凌晨3时多,是顾客离场的高峰期,期间吵闹声不绝于耳。

有时是一群人嬉笑打闹,有时是醉酒砸酒瓶,有时是抢搭的士吵架,“夜深人静,声音显得特别响。”黄伯说。

黄伯一家人已被吵得天天“无觉好训”,“媳妇白天上班忙了一天,晚上想好好睡个觉都不行。”家中老人、孩子同样受苦,尤其是他10个月大的孙子,每晚都被声响吓醒,之后便哭闹不停。现在,一家人每到周末就搬到花都的房子去住。

周边居民也大吐苦水。家住海联路21号三楼的施叔说,以前住在西华路的铁路边,他已练就“处闹不惊”的本领,任凭火车轰鸣,都睡得安稳。可现在传来的吵闹声,常常是毫无预兆的“爆发”,一年多来,“没能睡上几晚安稳觉。”

说起家旁的KTV,住顶楼的何姨气不打一处来,她说“女儿甚至因此搬走”。据居民介绍,小区有住户是去年高价买下的二手房,搬进来后才发现晚上根本无法入睡,如今后悔莫及。

一年来,关窗、戴耳塞,几乎成了KTV周边居民的睡前“必备动作”,但还是无法隔绝让他们夜不能寐的滋扰。实在忍无可忍,至少两三位居民打过110报警,海联路上不乏警车凌晨出动的场面。黄伯也曾向居委会投诉,可每次都是情况好转没几天,转眼又卷土重来。

公法不管用,居民唯有动用“私刑”。有居民“比嗓门”,受不了就对窗外一声吼:“要吵回家吵!”黄伯说,还有居民曾自制“水弹”——往塑料袋里灌满水再绑紧,瞄准往下扔。然而,任凭街坊花尽心思,用尽各种办法,情况仍未见好转。

黄伯说,他曾经和KTV的保安交涉,让他们劝劝顾客,只是保安答应得爽快,也没见他们做什么。

面对这个“老大难”问题,KTV负责人坦言,对顾客消费离开后的行为,他们不好作干预。海联北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则称,生活噪音归公安管辖,可拨打110报警,但“警方也很难取证”,“常常是这拨人吵完散场,下拨人又开始吵。”

居委会表示,会继续跟社区的24小时巡警沟通,加强对该片区的巡逻。同时,KTV负责人也承诺要求保安提前到大马路,帮离场的顾客拦的士,以缩短人群滞留时间。

农业部长 取消户籍中国幸福城市调查穆尔西审判张艺谋妻阔太生活中国人家藏2吨象牙李阳加入安利潘石屹公司遭堵门北京都市候鸟族晒成绩单埃及法老或被碾死人民币对内贬值习 中南大学李阳 直销央视揭包小姐真相上海降“粪便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